低头捡拾的时光

章铜胜

版次:03  2022年06月23日

淮南日报社严正声明


长期以来,淮南市部分自媒体、政务新媒体未经淮南日报社授权同意,肆意、擅自、无偿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、录制发表淮南日报社(含淮南日报、淮河早报、淮南网以及淮南日报官方微博、微信、抖音、视频号、掌上淮南新闻客户端等平台)记者采写的新闻稿件,特别是部分自媒体、政务新媒体不注明稿件来源、原创作者(或者采取隐匿、模糊形式处理稿件来源、原创作者),肆意、擅自删节、修改淮南日报社记者原创新闻稿件,严重违背新闻职业准则和道德,严重侵害淮南日报社版权,严重损害淮南日报社新闻记者权益。

现声明如下:

凡淮南日报社记者署名的文字、图片以及短视频等新媒体形态作品和融新闻作品,版权均属淮南日报社所有。未经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,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,各类自媒体和各级政务新媒体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时必须在醒目处以醒目和规范方式注明来源、作者。违者,淮南日报社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一个人散步时,看看周围的风景之外,也喜欢低头看看脚下。有时也会有一些意外的发现,随手捡拾起来的一些小东西,会觉得很有趣。

在凤凰山下,沿小河边的那条路,是我常去散步的一条路。河边是树龄在四五十年的枫杨。树老了,各自经历的风雨不同,便各有形态,尤其是枫杨,干和枝都比较脆,在大风中容易折断,就更好看了。在河边散步时,常会放慢脚步,抬头看看那些枫杨树,低头看看脚下的路。枫杨落叶早,在枫杨树下,一地枫杨的落叶,让人最早感知秋天的到来。枫杨树是发芽较早的树,是不是一棵树在春天萌发得早,在秋天就会早一点落叶呢?也不一定,柳树发芽早,落叶也迟,枫杨却不一样。夏末,我在枫杨树下捡拾起一枝枫杨的羽状复叶时,它已经变得金黄了。我拿在手里,慢慢地走着,枫杨的黄叶一片片地从那枝叶柄上掉下来,飘然落在地上。我低头捡拾起来的,原来是一段不堪捡拾的时光,它属于那棵枫杨树,也属于我手中的那枝枫杨的金黄色羽状复叶。时光匆匆,又怎堪捡拾呢?

在河边的树下,于枫杨的落叶间,还看见过一只落在地上的蝉,人捡起那只蝉,忽然感觉树上的蝉声稀了,不如盛夏时的吵闹、稠密。那只蝉拿在手里,轻飘飘的,像是被风干了一般,它的蝉翼微张,头部还是深荸荠色的,有蜡质,摸上去,很光滑。一只从树上掉下来的蝉,没有什么用处,我把它放在了树下,感觉自己低头捡拾起来,又悄然放下的,是一只蝉的夏日时光。

发现那只蝴蝶时,它正停在修剪成圆球的红叶石楠上,我远远地看着它,黑色的翅上,分布着一些黄色的点状花纹,很好看。我看了一会儿,朝它走近了一点,它没有动,再近一点,它好像也没有注意到我在靠近。当我向它伸出手去的时候,它依然没有动,在我的手将要触到它的一瞬间,快速地收了回来,我知道那只蝴蝶死了,在红叶石楠碎白的花间。我只是站在旁边看了看一只在花间死去的蝴蝶,或许它只是累了,停在那儿休息一会儿。属于一只蝴蝶的最美好的时光,一定是在花丛之间,一定是在它飞舞的翅上。也许遇见了,就应该被我们收藏、珍惜。

想起自己曾经低头捡拾的一些时光,现在想来,仍然快乐如初。彼时,收割麦子,是依靠人工的,麦收后,地里总会遗留一些麦穗。周末,或是放学后,我们会沿着麦收后的麦垄走,边走边捡拾麦穗,有时能捡到一大把,运气好时,能捡到一小捆,那是可以回家向父母邀功的。每从地上捡拾起一根麦穗,都会让我们开心不已。我们捡拾起麦穗,也捡拾起一些快乐的时光,那是当时的快乐,也是日后回想起来的快乐,如此简单,却又如此恒久。

收过的山芋地和花生地里,也会有一些未收尽的山芋、花生。周末背上一把锄头,拎着一个竹篮,便去山芋地、花生地里碰运气了。已经挖过的山芋地,土很松,锄头轻轻一挖便能翻过来,山芋都是藏在土里的。花生地一般不会去挖,只是随意看看,见到花生就捡起来。收过的花生地,一般不急于秋种,一场雨后,遗留在地里的花生便萌芽了,看着地垄上鼓起一小块,或是裂开了一点,用脚一踢,就能找出嫩白的花生芽来。花生芽雪白、脆嫩、微甜,放点红椒,素油清炒,便鲜甜无比。在不同的年纪里,我们低头捡拾起来的,是不同的快乐,也是不同的时光所赐于我们的种种美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