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中冬日有百味

王 岚

版次:03  2022年01月14日

淮南日报社严正声明


长期以来,淮南市部分自媒体、政务新媒体未经淮南日报社授权同意,肆意、擅自、无偿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、录制发表淮南日报社(含淮南日报、淮河早报、淮南网以及淮南日报官方微博、微信、抖音、视频号、掌上淮南新闻客户端等平台)记者采写的新闻稿件,特别是部分自媒体、政务新媒体不注明稿件来源、原创作者(或者采取隐匿、模糊形式处理稿件来源、原创作者),肆意、擅自删节、修改淮南日报社记者原创新闻稿件,严重违背新闻职业准则和道德,严重侵害淮南日报社版权,严重损害淮南日报社新闻记者权益。

现声明如下:

凡淮南日报社记者署名的文字、图片以及短视频等新媒体形态作品和融新闻作品,版权均属淮南日报社所有。未经授权,任何媒体、网站,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,各类自媒体和各级政务新媒体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时必须在醒目处以醒目和规范方式注明来源、作者。违者,淮南日报社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白居易写过很多冬日诗,最让人心动的是那首: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天欲雪,友已至,围炉小酌,品酒论诗,屋外天寒地冻,屋内和煦如春,闭着眼睛一想,冬日与友人相聚的温暖惬意呼之欲出,让人好生羡慕。

白居易的冬天是心系苍生的。他小时候和家人一起到处躲避战乱,几经辗转才终于安顿下来,颠沛流离的生活让他深深懂得人间疾苦,即便后来做了大官,仍对百姓始终心怀怜悯之情。《卖炭翁》中那句:“可怜身上衣正单,心忧炭贱愿天寒”,把一个衣着单薄却仍盼望天更冷一些,为求生而情愿忍受严冬折磨的生活在最底层的老翁形象,刻画得活灵活现,透过诗,我们看到了一颗悲天怜人的灵魂。他的很多诗中都寄托着对底层百姓的关怀和记挂。

“夜深知雪重,时闻折竹声”此时,白居易正任江州司马,因上书朝廷被贬,寒冷寂静的深夜,不知何时大雪突然袭来,把桀骜顽强的竹子都压断了,一心为国却被贬损,心中的孤苦寂寞无处可诉,或许只有深夜承压的竹子才懂得吧。人生总有冬天,越是心系家国的人越要负重前行,严酷的环境只会让意志更坚韧,生命更顽强。

白居易的冬天是思乡的。“邯郸驿里逢冬至,抱膝灯前影伴身。想得家中夜深坐,还应说著远行人。”冬至时节,一个人独卧客栈,唯有孤灯残影相伴,家中亲人此时一定是在谈论自己这个远行人。漫漫冬夜,寂静无声,但乡愁从来不会停息,它掠过大海苍穹,越过关山万重,越是在孤寂的时候,越是会来敲打游子的心。哪怕离家万里,总有人等你回家,即使天气寒冷,只要有亲情在,人间就有最温暖的牵挂。

白居易的冬天是怀人的。“早起烟霜白,初寒鸟雀愁。诗成遣谁和,还是寄苏州。”或许是棋逢对手,或许同是天涯沦落人,白居易和刘禹锡,这一对常常唱和的诗友,他们用诗酒互相慰籍。那个冬日,烟霜白,天微寒,鸟儿愁,诗作闭,找谁来和呢?想来想去,还是寄给苏州的刘禹锡最合适!两个孤绝的灵魂,彼此依偎,惺惺相惜,“黄金万两容易得,知己一个也难求”,人生有你,何其有幸!足矣!

冬天寒冷残酷,冬天温暖深情。生活总会经历严冬,没有人能躲得过,但只要我们心怀期许,从容淡定,永不言弃,执着前行,春就在不远处,与之同行的所有美好也都将如约而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