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版:热土
3上一版  下一版4
 
上窑的早餐
“隐形”的善良和“隔空”的感恩
天印山印象
山间晨雾
第一次坐在高铁里穿越寿州
寒雀下空庭
数字报  
版面导航     
3上一期  下一期4
新闻搜索:    
3上一篇 2019年12月2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寒雀下空庭
宫凤华
 

“这些用树枝、稻草、泥巴搭成的房子,群聚在这里……它们是我们筑窝在高处的先人,是我们一直寻找的古居民。”吟哦品咂,我一下子想起故园的麻雀。

麻雀,是林风眠画中开放在枝头上的褐色花朵,是冷凝冬日一串串生动的音符。乡下古旧的小院里,填满了麻雀们的欢喜和喧闹,暮色清凉而欢悦。小院里流淌着古意。

麻雀的歌声里有洗涤不尽的泥土色彩。用的是地道的方言,拉的是家常,唱的是民歌,报的是农谚。枯瘦的霜枝上时时传来麻雀唧唧的鸣叫,犹如几逗清香四溢的淡墨在白宣上洇润开来,让人无比惬意、恬适。

麻雀,娇小纤弱的身子,褐色花斑的羽毛,颇似经霜凋零的柿叶。它们一会儿在蓝天上疾飞,一会儿在庭院里开会,一会儿在草垛头扑棱,一会儿在雪地上踱步,让宁谧古朴的家园变得活泼生动起来。

冬日的乡村是一幅清简的素描。麻雀们一个个蹇着身子躲在赭褐的枝叶间,一阵惊慌,嚷嚷着窜向了天空。鸟声清澈而纯粹,像一块无瑕的蓝田玉,透明闪亮,让人通体皆畅,如饮佳醪。

它们贴着稻麦垄、高粱秆,一群群地跳跃或飞跃,阳光下,它们卑微而自由,弄出一团惹人怜爱的影子。它们追逐着,聒噪着,琐碎而喜气,在温煦冬阳里,喧闹着淡淡的吉祥意味。

霜后的楝树林和竹林是麻雀们的天堂。夕阳濡染,有一种即将褪去的娇羞。林子里到处是飞翔的弧线,到处是甜蜜的欢唱。它们有的窃窃私语,有的绵绵情话,有的嘘寒问暖,如管弦筝箫天衣无缝般地交响。

《诗经》云:风寒翎羽声声乱,破草屋檐饮严霜。朔风呼啸,麻雀们留守在静穆清瘦的乡村,陪伴着淳朴的乡民。它们蹦蹦跳跳,绕着屋顶和树梢追逐,起起落落的,纸片一般在风中翩跹曼舞。旷野上伫立着苍老的苦楝和意杨,踩在枯叶上,有咬焦酥蛋卷样细碎的愉悦。麻雀们停歇在枝桠上,如新生的柳叶。负暄的老人,望着撒欢的麻雀嘿嘿地笑,光阴缓慢流淌。有人大声吆喝,麻雀们惊惶散开,阳光被搅成一地碎影。

麻雀们随遇而安,墙缝、瓦楞、草堆、苇丛均可筑窝安家。夜里我们钻进温暖的被窝里,耳闻窗外北风嚎叫,不免担心屋外流浪漂泊的麻雀,但天明起来一看,它们已经在草堆上和屋脊上唱着晨歌,梳理着羽毛在檐瓦边卿卿我我、毫无顾忌地倾诉衷肠哩!寂寥冬日,它们裹挟着幽远而神秘的山林气息,剪裁着灰暗的天空,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些许暖意和生命的感动。

麻雀一度生活在人类的鄙视、诅咒和伤害中,无怨无悔地追随着人类迁徙的脚步,陪伴着人类散淡的炊烟。它们在我们有限的视野中敏捷地翩飞着、欢叫着,在我们的心灵中燃烧起一股炽烈的、飞翔的欲望。

“百千寒雀下空庭,小集梅梢话晚晴。”冬日清寒,我们总能感受到麻雀们精灵般的翩飞和鸣唱,心里就有种花蕾满树、春光乍泄的感觉。它们从来不娇气不孤独,总是友好而谦逊地生活在我们周围,用快乐包裹着我们,用飞翔激励着我们,用坚韧照亮着我们。

麻雀就是穿着灰色棉服的市井之人。让我们为唧唧喳喳的麻雀喝彩,让我们静静地聆听麻雀们平凡而欢乐的吟唱。像一只麻雀,用歌喉在岁月的枝条上写诗诵爱,在喧嚣浮世,守一方风月,恪守本真,恬淡平和。

 
3上一篇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
皖ICP备07008621 皖网宣备3412015007号  主办:淮南日报社 版权所有:淮南网
如果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E-Mail:huainannet@163.com
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站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淮南网"。
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感谢您对淮南网的支持!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