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3版:热土
3上一版  下一版4
 
上窑的早餐
“隐形”的善良和“隔空”的感恩
天印山印象
山间晨雾
第一次坐在高铁里穿越寿州
寒雀下空庭
数字报  
版面导航     
3上一期  下一期4
新闻搜索:   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19年12月2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天印山印象
旁白客
 

天下方山多如药方,甚至有内方山、外方山等矩阵加盟,立于天地间,别名万千,大都拿捏不准历史的痛点,而别名敢称“天印山”者却为数极少。

天印山,见之于《四库全书》的有两座,一座在广东大埔县,《广东通志》卷十一《山川志》载,“天印山,在(大埔)县北门外南向,高约十余丈,周围未满一里。”不算高,也不算大,充其量是个小山岗。一座在江苏南京,本名方山,《六朝事迹编类》卷下《方山》载,“《寰宇记》云:山高一百一十六丈,周回二十七里。”后者比前者显然气派得多。

己亥年深秋,我来到南京的方山,不免多几分沉思。

方山,一名天印山,穿梭于咒语与天道间,来头不凡。据唐代《元和郡县志》卷二十六载,方山是金陵的北山,“本金陵地,秦始皇时望气者云五百年后金陵有都邑之气,故始皇东游以厌之,改其地曰秣陵,斩北山以绝其势。及孙权之称号自谓当之,孙盛以为始皇逮于孙氏四百三十七载,考其历数,犹为未及。晋之渡江,乃五百二十六年,遂定都焉。”秦始皇企图斩断来自金陵的天子之气,却迎来三国东吴政权和东晋王朝。事后诸葛亮,人算不如天。方山头可断,气节不丢,风采依旧。

天印山与金陵的命运突变,并非始自秦始皇。早在战国时期,楚威王见金陵之地有王气,因埋金以镇之,故名。可能此“咒”难抵天道光芒,又引起秦始皇的恐慌,才对天印山痛下了杀手。

天印山没有低头,历史又不时给南京创造机会。东吴、东晋、南朝· 宋、南朝·齐、南朝·梁、南朝·陈、五代·杨吴(西都)、五代·南唐、南宋(行都)、明、南明、太平天国、中华民国,相继于南京建都,可承接的多是历史的痛点:割据与乱世。

滚滚长江,挡不住来者。居江者,必守淮。历朝历代似乎都给江淮地带上过血腥的一课。淮河反而成了割据的界河,成了偏安南京当权者的枕床。

作为帝都的南京,终究没有迎来盛世太平。南朝享苟安,南明不清醒。这不是天印山的错。天印山一直在祈福。东吴大帝孙权来到天印山,为道士葛元立观。后来,据龚梦仁《读书纪数略》载,天印山成为道教七十二福地之一。

晋宋间诗人谢灵运,在永初三年(422年)七月,离开建业赴永嘉太守任。他的邻里们相送到天印山,有其《邻里相送至方山》存证:

祗役出皇邑,相期憩瓯越。

解缆及流潮,怀旧不能发。

析析就衰林,皎皎明秋月。

含情易为盈,遇物难可歇。

积疴谢生虑,寡欲罕所阙。

资此永幽栖,岂伊年岁别。

各勉日新志,音尘慰寂蔑。

天印山圆了谢灵运的邻里情,“音尘”传万古,更传新的期待。

南北朝时期,齐武帝萧赜在天印山筑苑,想必又是风光无限。

山顶方正,上有池水,道教、佛教争设清修之所,《太平寰宇记》一句“山谦之”,道出了天印山的心胸。我到天印山,没看到池水,倒看到位于大雄宝殿下的一口老井,旁有雕刻的龙头滴水入井,井内、井边布满青苔,井沿留下井绳提水的勒痕,排列一圈而均匀,开如莲花,只不过色彩灰暗。

王者,离不开民泽。据《山堂肆考》载,“应天府东南有方山,状如方印,一名天印山,秦凿金陵山,疏秦淮水,此其所断处。”清代应天府治所,今南京是也。天印山断处为渎,早在宋代就有人坦言“今淮水经城中入大江,是曰秦淮。”这分明是治水兴业。在明代“天印樵歌”被列入“金陵八景”,在清代又被列入“金陵四十八景”,可见金陵景色层出。明代诗人陈枨这样写道:“化工陶铸几年成,形势端然似印平。组绶影留河水绕,篆文色借岭霞明。尚余仙迹遗丹井,长捧祥云拱帝城。揽辔都门凝望久,数行飞鸟暮天清。”

我由北门而入,视野开阔。定林寺扑面而至。梁朝时禅宗始祖达摩来中国坐禅,第一道场就设于下定林寺。佛教界有“南定林,北少林”之美誉。

定林寺院中有定林寺塔,为七级八面仿木结构楼阁式砖塔,始建于南宋。因年久失修,腰檐、塔顶及塔刹已毁,塔身向北倾斜7.59度,经过纠偏后保留斜度为5.3度,超过闻名于世的意大利比萨斜塔,至今仍堪称世界第一斜塔。该塔建在流沙与乱石之上,近千年不倒,堪称奇迹。

天印山也有“十八盘”,以其独特的火山地貌留下许多奇特的自然景观,虽不如泰山的“十八盘”壮观,倒给我留下登天梯的感觉。一级一抬头,再登到山顶,似乎触摸到了天印的把手。握天印者,通天道,我等草民自然脚底生风,倍感气壮。

山顶秋更高,风更清,远去的火山岩似乎懂得了思考。阳光如水般滑过脸颊,我感觉有王朝与民声在呼应。

天印山正在开发中,我感受到她的心跳。定林寺塔、洞玄观、孙权点将台、王僧辩墓等一百多处遗迹和民俗传说,与山脚蜿蜒流淌的九曲秦淮一起,组成了集山、水、林、寺为一体的迷人风光带。不敢偷安于“长三角”之中心,追星逐月争朝夕,恰似在为盛世鼓呼。

天印山,送走了身边一代又一代“古都”,坐观历史的承接地秣陵、金陵、南京等地名之演变。天圆地方,也不是一个“方”字可作结。我等游历于此,抑或万众游历于此,当知“天”乃公民也,“地”乃共存、共享也。

天印山,不可能有“天印”,证据恰在于此。

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
皖ICP备07008621 皖网宣备3412015007号  主办:淮南日报社 版权所有:淮南网
如果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E-Mail:huainannet@163.com
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站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淮南网"。
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感谢您对淮南网的支持!

关闭